翻页   夜间
灵素书屋 > 九龙抬棺张九阳林婉 >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众生平等?
 
  这一抓我可以完美的避开,但是我却没有这么做,反而有样学样弯曲五指,向着他金灿灿的手掌,抓了过去。

  哼,你的战斗里有8000,老子起码12,000!

  今天就要让这个老头驴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砰的一声……

  一大一小两只截然不同的手掌重重的碰在了一起。

  哎哟呵……

  我狠狠的抖了一下。

  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大力使者的手臂中传了过来,

  这老和尚好大的劲儿,不愧是大力使者,单纯比较力量的话很有可能比14号还要略胜一筹,我瞬间就做出判断。

  与此同时,我的身体不由的蹬蹬向后倒退了两步,这才稳住了身形,整条手臂剧烈的疼痛起来,仿佛随时都要断掉一样。

  “嘶……”

  我疼的倒吸了一口气,这老光头真够狠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下我感觉自己没吃亏,虽然被震的气血翻腾,可我对自己的身体力量也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

  不得不说,这一次来地府,对于我个人而言赚大了,不管是大量的功德之力,还是被我吸收的巨量的天地黄气,亦或者是最为重要的涅槃能力,对于我的提升都算得上是天翻地覆。

  这些东西不仅仅如此,它们深藏在我的体内,让我感觉每时每刻都在变大变强!

  更不要说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从不化骨那里得到了天地道纹,直接让我原地起飞。

  我若是动用这些手段,眼前的这大力使者,我应该可以一巴掌拍死他,就像不化骨拍死14号一样。

  “怎么可能?”大力实则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眼珠子瞪的老圆。

  此刻我们十指相扣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只是这两只手的大小就如同是一个成年男人如和,一个婴儿般的比较。

  “大师,我劝你多吃点菠菜,好好的补一补!”我淡淡的说道。

  “菠菜?什么意思?”大力使者明显的听不懂我的话。

  我嘿嘿一笑,“菠菜,大力水手,听过吗?你都大力使者了,可在这劲儿也不够大呀,娘们唧唧的,我感觉配不上这个称号,所以我劝你多吃菠菜,能大力!”

  我在他最得意的地方攻击他,无意识揭了他的创可贴,大力使者的脸色瞬间就难看起来,“既然如此,张施主就好好的领教领教吧!”

  话音未落,他猛地松开了手中的禅杖,另一只手也跟着向着我抓了过来,这一抓有些措不及防,我没有躲过去,硬生生的被他抓住了肩膀。

  我暗暗叫了一声不好,下一刻便感觉到他的手掌中喷出了一股滔天的力量,狠狠的将我摁了下去,在这种巨大的力量之下,我的膝盖忍不住的微微的弯曲,脸色在一瞬间变得通红,身上的骨骼也随之咔咔咔咔的响了起来,与此同时,脚下的石头更是砰的一声碎裂开来。

  然后我便看见大力士则猛的一抬头,深深的吸了口气,整个胸腔迅速的鼓了起来,就如同是一个被吹胀了的气球。

  还不等我回过神来,他的脑袋猛地向我靠近,与此同时,张开大嘴发出了一声如同是狮吼般的咆哮。

  这声波极其的强大,加上如此近的距离,顿时就震得我脑袋嗡嗡作响,耳朵都有些耳鸣起来。

  要不是我的灵魂力量足够的强大,怕是会被他震的直接晕了过去。

  “佛门狮子吼?”我抬头看着大力使者。

  “有点见识,咦……”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猛然间停了下来,然后见了鬼一样的看着我,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你怎么不晕。”

  “我为什么要晕?”

  “中了我的狮子吼,你怎么可能会不晕?不可能啊!”

  “果然是狮子吼,我也会。”

  话音未落,我瞬间叠出了7层的狮子印,随着一声狮吼声响起,狮子印狠狠的拍在了大力使者的胸口。

  沉闷的声响中,大力使者的身躯猛然间向后弯曲,强壮的身体也随之被我拍的倒飞了出去,双脚在地面摩擦,犁出了一条浅浅的沟壑。

  我龇牙咧嘴的抖了抖有些疼痛的肩膀,把双脚从石屑中拔了出来,目光看向被我拍飞出去的大力使者,不禁摇了摇头。

  我是真的没想到,哪怕是七成的狮子印,依然没能够重创眼前的这个老秃驴,只是长得的脸色有些微微的发白而已。

  这一身金刚不坏的功夫,显然已经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毕竟这可是足足叠加了七成的狮子印,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下来的,而且是正面硬接,怪不得敢口出狂言不把我放在眼中,原来是有资本的。

  可大力使者显然并不这么想,大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又接连两处出手,都还没有拿下我,而且被我给打飞了出去,虽然没有受什么致命伤,但是毕竟当着两个手下的面,这无疑是让他有些丢脸。

  “大师,你说是你的狮子猴厉害?还是我的狮子硬厉害?”我笑眯眯的刺激着他。

  “施主莫要张狂,看来是我小看了你,作为张家的传人,你的确有点本事。”老和尚的嘴很硬。

  “大师教训的是,只可惜像大师这样的得到高僧,却被我这个有点本事的晚辈打飞了,看来是我太不懂事儿,应该配合一下的,来来来,咱们再来一次,这一次我一定手下留情。”

  果然,这话说出之后,迦叶金刚和婆罗金刚的脸色都有些怪异起来,偷偷的看了一眼大力使者,见对方一脸怒气,又连忙收回目光,眼观鼻,鼻观心,端坐不动。

  “两位不来帮帮忙吗?”我故意问道。

  俩金刚对视了一眼,纷纷看向了大力使者,可大力使者却冷哼了一声,吓得他们一哆嗦,又赶紧收回了目光。

  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这两个金刚好像很怕大力师者,佛门的等级难道如此的森严?

  “你们两个很怕怕吗?”我微笑着开始拱火。

  两位金刚看了我一眼,赶紧双手合十,闭上眼睛,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可越是这样,越说明他们两个心虚,恐怕不仅仅是怕这么简单,而且是恐惧到了骨子里,连多余的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两位三哥,你们俩也太怂了吧,好歹也是佛门的金刚,据我所知,在佛门中也是一等一的地位,有必要这么怕他吗?”我再次笑着问道。

  俩金刚在一起依旧不答,而且干脆默默的念起了佛经。

  “啧,说话呀,怕他个啥,他能怎么着,大不了跟他干,最好能把他干下去,你们两个上位。”我越说越起劲。

  婆罗金刚终于忍受不住了,“施主莫要胡说,大力尊者地位崇高,我等不敢冒犯。”

  “哦,是吗?”我扭头看一下大力使者,“他说的是真的吗?”

  大力使者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施主,佛门果位难修,莫要信口雌黄。”

  “你这么说算是承认了?”

  大力使者阿弥陀佛,没有说话。

  “既然如此我有个关于佛门困惑,不知道大师能否解惑?”

  大力使者一听我对佛门来了兴趣,顿时眼睛一亮。

  “施主但问无妨。”

  “那就好,是这样的,既然佛说众生平等,为何又说果位难修,分个三六九等,就如同这两位金刚惧怕你一个使者,在你面前连话都不敢说。我就有些想不明白了?这难道不是自相矛盾吗?”

  “这……”大力使者哑口无言。

  我冷冷一笑:“还是说,所谓的众生平等,不过是个欺骗世人口号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