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素书屋 > 她也想重生 > 第89章 郎君
 
  “臭蟑螂怎么还在?滚一边儿去。”
猫头鹰小美眼睛很尖,一眼看到了窝边的异物,抬起爪子,一脚踢过去,就将异物踢到了天边。
赖皮蛇嗅觉比狗还灵敏,它朝着那只被踢飞的生物狠狠瞧了瞧,然后眯起了眼睛,露出阴险猥琐的表情。
“你们聊,我肚子有点儿不舒服,去方便一下。”赖皮蛇盘着身子就往下飞。
此时的楚门,被一脚踢醒,他警惕避开危险的区域,找了个安全的地方降落。
降落中,他感到自己展开了翅膀,不由有些疑惑,真龙九变第一变难道让他变成了某些稀少品种的蜥蜴?
他愤恨不已,白泽天君,真是多管闲事!
差一点儿就把他的灵魂给灭了,千钧一发之际他不再保留实力,强力运转《真龙九变》,随机寻找方圆千里之内的生物作为引子完成第一变。
越想越生气,他搓了搓手,然后就傻眼了。
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
他感应着体内浩瀚的妖气,施展了一个水镜术,当看到镜子中自己如今的形象时,一向自诩冷静沉稳的楚门发出了灵魂的呐喊声。
“我堂堂真龙血脉,前世的应龙天君,重来一世机关算尽,竟然变成了一只蟑螂!”
楚门实在是无法接受这沉重的打击,两眼一闭就晕了过去。
或许是他这具身体的气势太强,拥有来自深渊的远古生物气息,路过的毒虫野兽纷纷避而远之。
直到赖皮蛇寻到了他,赖皮蛇吐着蛇信子,眼中发出精光。
就你这低贱的模样,还想奴役我,做梦!
赖皮蛇扬起蛇尾,重重砸了过去,这一下拥有千钧之力,足以把拳头大小的蟑螂砸成肉酱。
却不料那蟑螂的壳那么硬,不仅没有受伤,反倒差点儿把赖皮蛇的蛇尾巴毒烂了。
“嗷!好毒!”
赖皮蛇看着遭受攻击后发出五彩斑斓的黑色光芒的蟑螂,气得牙痒痒:“竟然带有远古洪荒之力,好,伤不了你,那我就把你带回去,看你还有没有脸活下去!”
楚门被攻击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他扬起触角,站起了身,冷冷道:“我有没有脸活下与你无关,但你有没有命活下去就不知道了。”
强大的血脉等级压迫如山岳朝着赖皮蛇狠狠扑了过去,本来骨头就软的赖皮蛇顿时被摊平在了地上。
“救命,大人,小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无论您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心目中最尊贵的真龙大人!”赖皮蛇变脸比翻书还快,赶紧表忠心。
可惜这番话没用,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眼看楚门竟然展开了翅膀,前爪上聚集了一团发出五彩光芒的黑色能量球,朝着它就扔了过来。
赖皮蛇闭上眼睛,大声道:“李梦姑娘失踪了,我们以为和你在一起,你不担心吗?”
能量球在赖皮蛇身边炸开,楚门拍了拍爪子,走到它面前,一脚踩在它眉心:“想要成龙,就别再想着忤逆本尊!”
楚门竟然将《真龙九变》完整版传了一半给赖皮蛇,他知道对付赖皮蛇这种无赖,只有威逼利诱,打一棍给颗甜枣才有用。
赖皮蛇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得到这种好处,立刻忍下了让一只蟑螂在自己头上的恶心和不适。
“原来楚大人不是夺舍了蟑螂,而是真龙九变第一变的形象。小的知错了,小的立刻就送你去见故人朋友。”这下,赖皮蛇是真心实意要追随楚门了,力量强大,未来可期,还不拘小节,实在是个人物。
楚门压抑住自己变成蟑螂的郁闷,让赖皮蛇仔细说说发生的什么事。
“李梦才是真小强,她肯定还活着。”
楚门这时候突然想起在大雁国侯府时,李梦非常害怕蟑螂,并称呼其小强。
突然间,他就觉得自己这第一种变化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可以吓人。
希望李梦运气好点儿,别等到他修习到真龙九变第二变的时候才回来。
漫漫星途,飞行器内,李梦看着那个恍若轻纱云雾的世界越来越近。
好美的大世界!不愧缥缈之名,似梦似仙,像雾像雨又像风。
她趁着关雎鸠打坐稳定神魂的时候偷偷挣脱了一点白色丝带对她的束缚,学着某些杂书上说的锻炼精神力的方法,慢慢解析丝带中千丝万缕的线。
如果她能慢慢反控制这些线,那么就不会一直被动,她可没打算只是坐在那儿等待关雎鸠哪天好心放她出去的那一天。
自己的身体却被别人占据了,这是一种很恐怖的感觉。
突然,飞行器一震,进入了大世界范围,摆脱了宇宙罡风的侵扰,空间穿梭瞬间将其带回了定点的位置——四海中世界中央大陆梅家后院仓库。
关雎鸠害怕家族发现动静,立刻收回飞行器,掐诀离开了这里,凭借着她对梅家后院的熟悉,悄悄潜回了自己的院落。
她惊奇发现,这么多年过去,她的院子居然一直还在,保持着曾经的样貌,就连院落房屋内的装饰都没有变过,一尘不染,显然经常有人打扫。
“这是怎么回事?”
关雎鸠心里疑惑,没过多久就有两个丫鬟解开了她的疑惑。
一个掌灯丫鬟对另一个端着盘子的丫鬟感叹:“没想到二公子这样痴情,夫人逝去这么多年了,他还念念不忘,不仅让人保持着夫人的所有物品,每到月圆的时候还会来这里彻夜醉酒不归。”
端盘子的丫鬟叹气:“二公子才华横溢,痴情闻名整个中央大陆,这些年好多家族都想联姻都被公子推辞了,我好羡慕夫人,虽然夫人远不如她的两个妹妹惊才绝艳,但她拥有丈夫最深的爱意。”
“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可惜了。都怪那个假扮二公子引夫人出去趁机下杀手的坏人,让关家三小姐一掌打得魂飞魄散都太便宜他了。”
两个丫鬟唏嘘了一会儿后就开始谈论起府上新做客的梅家老祖,百岁的元婴真君,早早就被收入上界的绝世天才,实在令人羡慕。
隐藏在暗处的关雎鸠听到这些话,整个人都愣住了,鼻子一酸,两行清泪无声落下:“梅郎,我的梅郎,难道这些年我都错恨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