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素书屋 > 龙族:我的一人之下绝对有问题 > 第3章.你们的身体都是铁打的么?
 
孙浩然是看着秦羽这孩子长大的。
他不太喜欢小孩子,毕竟熊孩子见多了,容易高血压。
但是对秦羽却是相当喜欢,毕竟这一看就是个德智体美劳兼备的好孩子,这不,回家的路上看见山道上背不动柴火的孕妇还会上前帮忙。换在他的时代,可不就是扶老奶奶过马路吗?
一个八岁的孩子能发自内心的做这种事情,可比一般的熊孩子懂事多了。
不过这样的懂事却让秦羽显得有些可怜。
孙浩然总是会看见这样一个小孩晚上独自望着星空眺望远方,那是炎京城的方向,大概是在思念他的父亲吧。
那镇东王将秦羽放在这云雾山庄便很少有过来看望过,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货根不不在意这个孩子呢。好在孙浩然几乎是以上帝视角在观察这一家人,否则真得误会,吗,没准还会带着秦羽去教训不负责的老父亲。
“不过说起来,这小子力气还挺大的。”
孙浩然一边思考着,一边观察着秦羽,嘴里念叨。
正如他看见的,秦羽正在帮孕妇背木材。
一捆木材对成年人来说自然不算很重,但秦羽只是个八岁小孩,而且从来没有接触过修炼之道,连炼体都没有进行过,竟然能办到健步如飞。
想来如果不是丹田有问题,应该是块不错的修仙苗子。
当然,就算丹田有问题,其实也不是不能修炼。
这孙浩然就不得不批评一下镇东王见识短浅了,竟然会相信区区一个金丹修士的话。
他说不能修炼就不能修炼?
在孙浩然看来,万千大道殊途同归,修炼之道可不只是炼气一条。
修仙者炼气固然重要,但强横的体魄依旧不容小觑,他自己就是走的以力证道的路子,从炼体开始入手的修行的。
秦羽虽然丹田有问题,但如果这孩子真想要踏上修行之路的话,孙浩然也不是不能成全他。
只是暂时秦羽好像还没下定决定非走这条路不可。
将孕妇送到山下的村口之后,秦羽灰头土脸的朝着山上跑。
小小年纪就能有这样的力气,大概就是经常下山玩儿锻炼出来的。
当然,这可苦了镇东王派来的盯者秦羽的保镖们。
孙浩然一直关注着秦羽,秦羽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别人自然是不知道的,因此为了保证秦羽的安全,镇东王派来的一千精兵里的将士们每天都会轮换着进行护卫工作。毕竟这可是镇东王府的三殿下,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在山里乱跑?就算没有歹人,要时遇见野兽也不好办啊。
同样是看着秦羽长大,这些士兵们也同样叹气,觉得秦羽可怜。
“哎,三殿下还这么小,心地却如此善良,王爷怎么舍得扔下他一个人在云雾山庄,两年也就来看望一次……每次看着三殿下想王爷的时候,深夜在山顶一坐就是一夜,山顶上怪冷的,看着都难受啊。”
“慎言,王爷自然有王爷的想法,不是我们这些小卒能左右的。我们只要保护好三殿下就是了……”
“嗯?有人来了。”
“别慌,来人骑着烈虎,自己人。”
在暗中跟随的护卫们的议论声中,一个骑着烈虎的壮汉从山下飞驰而来,兴奋的挥着手朝着也在山上的秦羽吆喝道:“三殿下!大殿下和二殿下来了!”
“大哥和二哥来了!?”
秦羽闻言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立刻转身再次朝着山下跑去。
父亲虽然很少来看他,但大哥与二哥倒是一有空就来。
很快,小秦羽就与骑着烈虎的壮汉汇合,壮汉一把揽起秦羽放在虎背上,他知道秦羽一定很想见亲人,所以不用说就带着这小家伙一起折返。
“王叔,走!快去见大哥二哥!”
“嘿嘿,好勒!坐稳咯!”
············
“这样的家室中兄弟之间能有这样的感情,也是难得……”
云雾山庄中。
孙浩然看着陪着小秦羽嬉笑打闹着来到山庄中的秦风和秦政,不由得感慨着。
秦羽的大哥秦风今年已经十六岁了,是三人当中唯一有资质修炼武道的人,因为长年锻炼的缘故身体长得很好,虽然只有十六岁,但看上去却仿佛十八九岁的模样。
小秦羽好像很崇拜这位大哥,因为他这位大哥一拳就能将大腿粗的木桩打成粉末。
虽然在孙浩然眼中与儿戏无异,但在小孩子面前这样的表演就相当让人憧憬了。
但秦羽似乎也仅仅是对此感到憧憬和羡慕而已。
孙浩然能看得出,随着年龄的增长,秦羽似乎也逐渐意识到了被送来这里的原因。
但是也正是因为明白,所以这孩子似乎也相信了丹田有问题就不能修炼,因此虽然羡慕,却并没有开始付诸行动。
或许要有某种契机,才能会让这孩子下定决心踏上这条艰难的道路。
没错,艰难。
孙浩然很清楚这一点。
毕竟秦羽和他不同,不论怎么看,都只是一个资质平平的普通小孩罢了,想要有所成就,需要的磨炼恐怕相当难熬。

因此除非是这孩子自己选的路,否则他不打算进行干预。
············
“啊?你们就待半天啊?”
秦羽在知道两位兄长只在云雾山庄停留半天就又要奔赴远方,不免感到有些寂寞。
“放心好了,我们之后还会过来看你的。”
两位兄长苦笑着安慰道,他们都在军队里历练,的确很忙,这次来看秦羽都是好不容易抽空才能来的。
“嘿嘿,没关系,我知道大哥二哥都忙。”秦羽很懂事没有耍小孩子脾气,“放心好了,我有小黑和傻大个陪着,不会寂寞的。”
秦风和秦政闻言苦笑着相视一眼,心中都很无奈。
小秦羽越是懂事,他们就越发感到愧疚。
他们两人的童年,除了没有母亲,至少还有父亲陪伴。可如今情况不一样了,父亲的计划迫在眉睫,只能将秦羽小小年纪就搁置在这云雾山庄上。
关键是他们两人虽然心疼却只能做出和父亲一样的选择。
倒不是被逼迫的,而是这计划真的很重要。
事关母亲的仇,以及……秦家未来的存亡。
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他们都懂,就算是为了这个没有野心也没有武学天赋的弟弟能够安稳的过完一生,他们也只能狠心这么做了。
毕竟孤独寂寞总比灭亡要来得好。
“对了,大哥二哥!你们跟着父王去了无边洪荒,是不是学到了很多带兵之法啊?”
见两位兄长脸色忧虑,秦羽笑着转移话题道,“我知道父王带兵打仗很厉害!连爷爷经常和我讲的。”
“是啊,父王在领兵作战方面的确厉害!我随父王进行军棋演练,足足演练了半年才勉强达道他的要求……”秦风下意识的回答道。
“大哥!咳咳!”一旁的秦政赶忙咳嗽着提醒。
秦风立马就反应过来,心道自己失言了。
他们不该在弟弟面前提及这些事情的,不管是行军谋略还是修炼都不该提及。
毕竟提了也只能让秦羽更加失落而已。
和孙浩然想的一样,秦羽虽然年龄小,但也逐渐接受了自己是个在两方面都没有天赋的人这一事实,逐渐开始接受平庸的命运了。
这在他们的观念中,是不可逆的命运,屡屡提及也只是徒增悲伤罢了。
而且另一方面,秦羽正是因为文武都不成才会被搁置在云雾山庄上,长年见不到父亲,反观他们两人,父亲花费的精力不可谓不多,当着秦羽的面说出和父亲怎么怎么样,简直就是炫耀一样。
虽然他们知道小秦羽很懂事,不会那样认为,但他们心中有愧啊。
············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午一晃而过。
云雾山庄外,小秦羽挥着手朝着已经远去的秦风和秦政道别,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表现出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眼中闪烁着泪光。
“男子汉,不能哭。”
一旁的孙浩然淡淡的说着,同时伸出手为小秦羽擦了擦眼泪。
“傻大个,他们都以为你是傻子,但我知道,你其实不傻。”
秦羽停止了抽泣,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平日里沉默寡言,不论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好像浑不在意的高大青年,随后又仿佛是在确认似得,问向肩头上的黑鹰,“你说是吧?小黑。”
小黑闻言灵性的点头,对秦羽认为的事情,小黑从来都是站在秦羽这边。
孙浩然闻言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从来没承认自己是傻子,但也不屑于去理会世人的非议。
只是觉得被当做傻子没什么不好,能省去很多麻烦。
至于为什么不回答秦羽的问题,他只是感觉还没必要罢了。
根本不必回答,这聪明的孩子也能感受到。
“所以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总是叫你傻大个,你不会生气吗?”
似乎是想要将注意力从两位远去的兄长身上转移,秦羽又恢复到平日里与孙浩然以及小黑玩闹的模样。
“哈哈……”
作为回答,孙浩然依旧只是笑了笑,表示自己不会生气。
随后,他转身朝着山庄返回。
“啊,等等我啊!”秦羽快步跟上。
大人,小孩,雏鹰。
三道影子勾勒在山道上。
············
深夜。
东岚山山顶之上。
丝丝寒风中,一个瘦小的身躯穿着单薄的衣服坐在山顶上瑟瑟发抖。
正是秦羽。
在这里的不只是他一个人。
还有同样穿着单薄衣服的孙浩然,以及没穿衣服但是有羽毛在身的小黑。
唯一与小秦羽不同的是,这一人一鹰仿佛感觉不到寒冷,淡然自若。
“傻大个,小黑,你们的身体都是铁打的么?为什么好像从来都没看见过你们感觉冷的样子?”
秦羽一边瑟瑟发抖,一边疑惑的问着。
实际上他会像这样穿着单薄的衣服坐在山顶上一坐就是一宿,多多少少受到了孙浩然的影响。

虽然容易感冒,但不得不说,在寒风中练就的身体,比一般的普通小孩要坚韧很多。
孙浩然当不会看着秦羽因为太过寒冷而被冻死,小孩子哪里扛得住这样海拔高度的晚风一晚上?只是每天他感觉差不多了,就会让风刮得小一些罢了。
没有人回答小秦羽的疑惑。
孙浩然是懒得回答,而小黑是不能说话。
秦羽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知道傻大个不是什么傻子,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分明不傻,却总是不承认。
明明和自己一起玩闹的时候,说什么就做什么。
可一道这种关于其本身的问题上,不是保持沉默就是一笑了之。
无奈之下,小秦羽又只能开始自言自语。
“小黑,傻大个,你们知道吗……好吧,傻大个你应该是知道的,我在很小很小的时候,父王其实经常在我身边,对我也非常关爱的……可是后来那十二个老师来了,父王让我跟着他们学习。虽然我不喜欢那些东西,但是为了让父王高兴,还是努力在学,但不喜欢终归是不喜欢……于是,六岁的时候,这十二位老师判断我无法成为上位者。我当时不太明白上位者是什么意思,但现在好像逐渐明白了……
另外,风伯伯说我丹田有问题,无法积蓄内力,无法修炼……
于是便让我来到了云雾山庄。
当初我以为父王是让我来这里玩儿的,也没多想……
但现在……
你们说……父王不再重视我,关心我……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两项我都不行啊?”
依旧没有人回答。
小秦羽只能仰望着漫天星空寻找答案。
其实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答案也早以在他心里明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当时就该狠命的强迫自己学那所谓的权谋之术,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像大哥那样修炼武道。可是……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啊!一想到那些阴谋诡计我就头疼,与人勾心斗角耍狠辣完全不是我……修炼我的丹田又有问题,我该怎么办!?我只是想……只是想让给父亲再夸夸我,再多看看我,再看到父亲的笑容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