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素书屋 > 惊鸿 > 第2106章 闻人氏
 
  “老头,我就说不让你来,你非要来!”

  玄武圣城,街道上,一驾驾马车隆隆驶过,最后面的马车中,王腾看着眼前糟老头,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好歹是一宗之主,有点骨气行不!”

  “在人间圣贤面前,要什么骨气。”

  玄武宗主翻了一个白眼,教育道,“只有脸皮够厚,才有可能要到机缘,儒首他老人家那么忙,我们不主动凑上前,他老人家都不一定能注意到我们,你会给一个路人甲机缘吗?不会吧!所以,先给儒首他老人家留下一点印象,才是最重要的。”

  “是你,不是我们!”

  王腾毫不客气地说道,“我已经得到儒首给予的机缘了,不缺!”

  “小子你是不是傻,机缘哪有嫌多的,再说,为师得到的机缘,早晚不都是你的吗?”玄武宗苦口婆心地提醒道。

  “好像,有点道理。”

  王腾听过眼前老头的话,顿感好有道理,这老头不管得到什么机缘,总不能带到棺材里,早晚还是他的啊!

  想到这里,王腾立刻来了精神,说道,“老头,一会我们到闻人老头那里,可要好好表现。”

  “那是当然。”

  玄武宗主很是干脆地应道,“再怎么说,这也是玄武圣城,咱们的地方,天时地利人和我们全占,不信要不过来一点机缘。”

  就在师徒两人狼狈为奸地商议怎么从儒首那里得到一些机缘时,街道上,三架马车隆隆驶过,不多时来到了一处位置偏僻的府邸前。

  闻人府,府门上却没有闻人二字,闻人氏一向低调行事,不惹是非,就是不想结仇他人,被人报复。

  很快,府外,三驾马车相继停下,李幼薇等人下了马车,一同走向前方府邸。

  朝阳下,恢复五识的闻人越秀带着众人进入府邸。

  府中,一名男子坐在轮椅上,面容苍白,却没有想象中的苍老,看上去中年模样,最多也就是四十岁左右。

  然而,男子的真实年龄,却是已经接近古稀之年。

  众人刚走入府邸,轮椅上,闻人无缺有感,目光看向前方一行人,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四目相对,一者平静,一者震惊。

  “弟子闻人无缺,见过儒首!”

  短暂的震惊后,闻人无缺勉强从轮椅上起身,恭敬行礼道。

  “祖父。”

  闻人越秀快步上前,扶过眼前行动不便的祖父。

  “一别三十载,都老了不少。”

  孔丘迈步上前,神色平和地说道,“不过,看到你没事,老朽也能放心了。”

  “离开儒门三十年,却始终未能去回去看望儒首,还要让儒首亲自过来看望弟子,是弟子的不孝。”闻人无缺一脸惭愧地说道。

  “闻人兄弟,你可瞒得我好苦啊。”

  这时,显眼包玄武宗主快步上前,很是不满地问责道,“若不是儒首,我还不知道,你竟然曾是儒门的一任掌尊。”

  “离开儒门,便不想再给儒门添麻烦。”

  闻人无缺轻叹道,“而且,宗主也知道,闻人氏,不适合参与世事纷争,否则,很容易招来灭族之祸。”

  “理解,理解。”

  玄武宗主马上顺坡下驴,笑道,“我与闻人兄弟相交,也不是为了闻人兄弟的身份,就是突然知晓此事,有些震惊罢了。”

  “多谢宗主,这些年,闻人氏能免于纷争,还要多亏了宗主的庇护。”闻人无缺感谢道。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玄武宗主听过眼前老家伙的话语,顿时高兴地笑不拢嘴,余光不时看向不远处的儒首。

  听到了吗,您老人家听到了吗?闻人氏这些年,都是他在照顾,既有功劳,也有苦劳!!

  这一刻,众人后方,李幼薇拿着一个红木盒上前,客气一礼,说道,“闻人老前辈,小女子李幼薇,有礼了。”

  说完,李幼薇将红木盒递了过去,轻声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李家长女?”

  闻人无缺看着眼前女子,眸子微眯,说道,“果然,你并没有死。”

  “李家,从未说过我死了。”

  李幼薇心平气和地应道,“相反,李家一直在辟谣,说我只是重伤,并没有死,可惜,世人不相信而已。”ωωw..net

  “真话,有的时候,比谎言更像谎言。”

  闻人无缺应了一句,伸手接过红木盒,平静道,“多谢。”

  “李家人,已经去不往森寻找夜昙花,闻人氏的夜眠症,或许能在你们这一代治好。”

  孔丘迈步上前,插话道,“不要着急,耐心等一等。”

  “李家找到了夜昙花的下落?”闻人无缺惊讶地问道。

  “道门残卷,有过记载。”

  李幼薇如实应道,“不过,能不能找到,要看运气。”

  有儒首这个全地图的老头就是方便,否则,她都不知道庆之他们已经动身去了不往森。

  闻人无缺听过眼前李家长女的回答,心中波澜难抑。

  一旁,闻人越秀沉默不言,闻人氏,受夜伏症困扰太久,夜昙花,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曾经,闻人氏也是以武道闻名的世家,只是,被仇家发现闻人氏夜伏症的破绽后,闻人氏的血脉,短短数年,几乎折损殆尽。

  这也是闻人氏近百年一直隐姓埋名,不愿招惹是非的最主要原因。

  “花姐姐。”

  与此同时,不往森中,花酆都一刀斩杀了一尊不往森霸主后,李红衣看着前方的花姐姐,拍马屁道,“花姐姐可真厉害,无愧刀神之称。”

  “刀神?”

  花酆都挥手震落长刀上的血迹,说道,“这个称呼,我可当不起,数百年来,唯一能被称为刀神的,只有当年的闻人氏。”

  “闻人氏?”

  后方,李红衣不解地问道,“什么闻人氏?”

  “刀神,闻人氏。”

  另一边,李庆之走来,淡淡道,“大劫之前,天才辈出,他们若有传人在世,这一代的传人,想必不会输给花酆都你。”

  “那是当然。”

  花酆都神色平静地应道,“闻人氏的那一对刀,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武帝鸣鸿,短刃寒月,一长一短,可是为当初的闻人氏杀出了整整百年的刀神之名。

  用刀之人常见,使用双刀的人,也不稀缺,但是,刀神,唯有闻人氏。

  百年闻人氏,一代一刀神。

  就是不知道闻人氏这一代的传人,是怎样的一个人,会不会携闻人氏之名重现世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